您的位置: 大兴安岭信息网 > 游戏

谢有顺保持公正与权威要靠相对固定评委阵营

发布时间:2019-09-14 02:00:41

谢有顺:保持公正与权威要靠相对固定评委阵营

谢有顺:其实我们这个奖从一开始就有比较严密的程序,也有比较成熟的属于自己的评奖文化。所以我们更信仰价值的延续性,而不是信仰不断的变化,所以我们这个奖恐怕是一个变化最少的奖。但是因为这种不大的变化恰恰保持了评奖文化的恒定性和连续性。另外一方面我们也警惕老化。所以我们也不断更新阅读的趣味,尤其是关于文学、艺术发生的变化,接纳新的作家和写法,接受新的思潮,或者关注新的写作趋势。这也是我们一直在努力的。

谢有顺:对,这是我们对现在的写作和阅读趋势的正视,尤其是络文学已经蔚为壮观,他肯定已经是这个时代最重要的一个载体和写作类型,我们一直在焦虑如何把这样一个类型概括进来,如果把络杂家和传统文学作家一起来评,是不公正的。因为他们写作量也大,而且写作方式和话语方式完全不同,所以我们单列出他们。既有一个通道来反映络文学,同时建立起新的评价体系,让一些好的络文学作品凸现出来。

谢有顺:对,我们一直都不排斥络文学,我们只是担忧自己没有太多时间,无法全面地去阅读络文学。络文学发展到今天已经很成熟的作者群,也有很多很不错的作品。文学评价体系应该给他们一个评价和定位。出场其机会,给他一个遴选的标准,虽然我们做的络杂家未必会服气,他们可能会觉得我们做的不是他们完全认同的标准,但我们一直在怒力,呈现出开放的姿态。试图让这个浩瀚的络文学汪洋有一部分被凸显出来,至少让那些没有深度卷入,没有深度阅读过络作品的人也能找到一种方式读一部分络文学,这对络文学肯定有好处。

谢有顺:其实一个奖有很多的质疑都是正常,但作为主办方一定不要轻视质疑。并不是所有的质疑都是来找事的,所以我觉得我们的基本原则是不要太相信人,要多相信制度。尽管艺术的评价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更多的是个体的,但反过来讲个体的艺术化也需要受到制度的约束。所以我们有一些的制度,比如实名制、评奖现场向开放、相对比较固定的评委阵营……这都告诉我们,作为一个评委要承担。尤其是相对固定评委阵营是这个奖最特殊的地方。如果每年都来做这个评委,那么你就要为这个奖承担。如果是偶尔做一次,那就完全可以把这一次权力拿来做人情。如果每年这个都跟你有关系,你就不敢轻易让这个奖评坏掉,不敢让这个奖的信誉破产。比如我是第十三届的召集人,如果这个奖破产了,那我得人格也破产了,所以我就会更谨慎、更认真的对待这个事情。


微信商城分销
微信小程序注册入口
怎样开发微信小程序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