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大兴安岭信息网 > 游戏

天降神皇 第十三章 双鱼

发布时间:2019-09-24 14:29:21

天降神皇 第十三章 双鱼

人间四月,芳菲已尽。

但此时在这个桃林之中,却依旧桃之夭夭,落英缤纷,长恨春归无觅处,不知春天竟躲在这里……

一位身着素白道袍的女子,模样绝美,正手捧一只玉碗,玉碗之中,清水几许。最令人注目的却是那两只袍袖上,各纹着一条鱼状图案,一黑一白,跃然于袖上。

忽然女子长袖拂动,只见一黑一白两道光闪入玉碗之中,图案霎时不见,碗中竟有两条活鱼甩尾游曳,活泼灵动,若空游无所依。

女子纤手一抬,露出一截藕腕,玉指在空中点点,几朵桃花飘然入掌…

不知为何,女子俏脸微红,目光含羞,将片片桃花花瓣摘下放入水中,两条鱼竞相抢食,水面顿时泛起一道道波澜……

终于鱼儿吃饱,涟漪不在,水面上的桃花瓣竟构成了一副神秘图案……女子俏脸瞬间变得苍白。

大凶!

崖边。

血无极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插入自己胸膛的紫色匕首,满眼不可置信……

实力已过玄圣的他怎么也不相信,自己竟被一个只有玄尊实力的小子给刺穿了玄罡,捅入自己的胸膛之中……

反观公孙少羽,硬生生的承受了有着玄圣实力的血无极全力一掌,直震的他感觉五脏六腑好似碎了一般,公孙少羽紧闭双唇,但仍旧有一丝鲜血沿着他嘴角流出,俊美的脸上浮现出不正常的潮红…

面对血无极有些呆滞的迟疑,周围黑衣人只以为他们实力恐怖的堂主竟然被一个十六岁少年所击杀,心中顿时对公孙少羽恐惧无以复加……

谁知这天地之间忽然传来一声恐怖笑声,正是被匕首插入心口的血无极发出,他那恐怖的猩红面具之下,一张脸变得憎恶无比……

血无极短暂的迟疑只是一时无法接受自己被弱小如蝼蚁般的公孙少羽刺穿胸膛……

如果,自己的心脏不是天生长在右边的话,自己已然殒命当场。

血无极后背冷汗直冒,但随即内心升起滔天的怒气……

这个贱人,实力如同蝼蚁一般的劣种,竟敢伤他……

一种劫后余生的喜悦让他内心的暴戾无以复加,他要将这个胆大包天的小子碎尸万段。

所以他发出了无比那渗人的恐怖笑声。

公孙少羽望着原本将死的血无极那眼中忽然冒出的噬人目光,心中陡然一惊,一丝不详的预感忽然出现在他的心头……

“不好!”

一只铁拳如有如泰山之势向他砸去,虽然公孙少羽已经有所预料,试图躲避,但那铁拳仍旧不偏不倚,轰在了他本就已受重创的胸膛。

但在公孙少羽被击飞的那一瞬间,他握紧了插入血无极心口的那把紫色匕首……

一道血箭从血无极的胸口迸出,血无极发出一声闷哼……

这一击,将公孙少羽击到老远,如同断线的风筝一般。他紧闭的双唇再也控制不住,大口大口的呕着鲜血,伤势极为严重…

“是不是很奇怪,我为什么没死?”

“呵呵,我要让你知道,我是你杀不死的梦魇!”

血无极狂暴道,心中恨不得将着小子千刀万剐,他当然不能说出自己没死的秘密,在这个时候,他要在精神上继续打击公孙少羽……

李暮汐看到吐血不止的公孙少羽,心口如同撕裂了一般,连忙向公孙少羽跑去……

“不要过…来!”公孙少羽口中含血,像是用尽全身力气的喊到。

但为时已晚,一只血色巨掌,带着无比凶恶的邪气,向着李暮汐席卷而来,李暮汐恍如未觉……

眼见一位丽人即将香消陨落,千钧一发,公孙少羽不知从何而来的力气,化作一道闪电,以身护住李暮汐,那血掌随即拍在他的背上,两人如同炮弹一般飞向悬崖边……

公孙少羽的后背与地面接触,在地上划出一道极长的痕迹,却是将李暮汐抱入怀中死死护住……

“少羽!”

李暮汐撕心裂肺的呼喊,挣扎的从公孙少羽怀中爬起,公孙少羽面如金纸,任她如何呼喊,都已不省人事……李暮汐泪珠不绝如缕,滴在公孙少羽那满是血污的脸上…

可恨天不怜,不能与君携。愿长侍君侧,鸿飞不解意。我命绝今日,与君黄泉作伴兮……

瘦弱的身躯吃力的抱起公孙少羽,李暮汐那凄美的眼神,扫过众人,带着一丝决绝……

一头栽向了万丈深渊。

几滴清泪缓缓滴在了悬崖边…

血无极甚至都没有来得及反应,两人就已消逝在这崖间……

那秘境中的宝物却是寻不回来了,血无极眼中闪过一丝不甘,回去无法向殿主交代。但亲手扼杀了一个天才,见证尊贵无双的圣子陨落,他心中那份变态的心理得到了巨大的满足……

“打扫现场,不要落得什么线索……”

血无极下令道,他还是很担心此事败露,毕竟公孙皇族之子陨落,代价他承受不起……

云海翻腾,金光闪耀在崖间一颗青松之上,一副祥和圣洁的美好景象,崖上一切恢复如初,谁曾想到,这里发生过一段惨烈而悲壮的战事呢?

“”噗。”

双袖纹鱼的少女暮地喷出一口鲜血

天降神皇  第十三章 双鱼

,面色有些苍白,昏倒在地。

“小姐,你怎么了,醒醒呀……”

一个娇媚的少女此刻正面含担心的看着昏迷的赫连无恨,心中无比疼惜,自家小姐施展家族禁术为公子逆天改命,今后将日夜受到天道反噬之苦……

赫连无恨幽幽转醒,苍白的脸上不带一丝血色……

望着小姐凄惨的模样,媚儿再也抑制不住,泣不成声。

“小姐,你这是何苦?”

“为了他活,纵然身死,我也愿意。”

赫连无恨嘴角泛起一丝幸福的笑意,几缕发丝散落额间,此刻虚弱的身体静静地躺在床上,脑海中浮现一个俊美身影,凄美而执着的说道:

“媚儿,我是不是很傻?第一次相遇,他甚至不知道我是女扮男装,上次相约赫连山庄一会,原本我打算不再欺骗他,用真实身份与他相见,他竟忘了此事,媚儿,我是不是很傻……”

脑海里浮现与公孙少羽相逢的一幕幕,赫连无恨只觉得心中一阵甜蜜,将什么天道反噬,日夜折磨,通通忘得一干二净。没有人知道,赫连无恨接下来会遭遇天道怎样的惩罚……

小姐的回忆连带着媚儿也陷入了幻想之中,想起与公子相遇时,公子优雅高贵的无双气质,俊美无暇的面容,都是那么的让她脸红心跳。

一颦一蹙间,如同晴雨表一般影响着单纯的媚儿心情的变化……若是有朝一日,需要以媚儿的命去救公子,自己会不会相救于他呢……媚儿目光由迷离逐渐变得坚定,她终于有些明白自家小姐……

在那深渊极尽处,幽暗的虚空之中,忽然裂开一道大口,似乎要吞噬一切物质,一道身影极速下坠,却被那道漆黑的大口子强大的吸力瞬间给吸收进去……

空间裂缝之中,无数空间乱流带着来自虚空的威势,仿佛要搅碎一切敢于挑战它的东西。

靠着无上的气运加身,原本九死无生的空间裂缝,竟然没有一道空间乱流卷向昏迷的两人,而这一切的代价,却是需要郝连无恨独自承受着来自天道的惩罚……

公孙少羽体内,玄脉皆断,一丝玄气不剩,盘龙纽玉玺没有玄气补充,也只能缓慢的修复着他的身体,这次受伤实在是太重,若不是那五条小龙坚强的护住他的心脉,公孙少羽早已如彗星般陨落……

李暮汐与公孙少羽如同星际迷航一般在无尽的混沌空间之中飘荡……

忽然间,鸿蒙之中出现一道道紫气,朝着昏迷的两人涌来,在两人身边环绕了几圈之后,尽数钻进了公孙少羽体内,确切的说,被御天玺所吸收…

御天玺上,五条金龙感受到那紫气的涌入,宛如小孩子一般,发出欢快的龙鸣……这股来历不明的紫气,越来越多,以至于在公孙少羽周身,形成一个紫色漩涡。

身处一旁的李暮汐,因为启凡开玄丹的缘故,已经踏入了玄修的行列,只是苦于时间短暂,公孙少羽都来不及教她运行功法,便双双坠崖…李暮汐的身体在那紫气的洗礼之下,竟然发出淡淡的紫光,带着一丝雍容而高贵……

随着紫光越来越盛,李暮汐的玄脉之中早已被这紫光溢满多次,以致不断突破,突破,突破到一个以前她根本无法想象的地步……

反观公孙少羽,即使紫气漩涡的中心是他,但他身体却连一丝紫气也没有吸收……如同小女孩贪吃糖果般,皆被那御天玺所吸收殆尽…

渐渐的紫气由大江大河般波涛汹涌狂写而出,变成小溪般细水长流,最后逐渐干涸……

御天玺却好像永远也不满足一般,直到最后也不给公孙少羽分个一星半点……

可怜的公孙少羽,身为御天玺的主人,还身受重伤,却遭到这种对待……

郴州妇科
娄底治疗包皮过长方法
武汉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如何去黑龙江虹桥医院
贵州银屑病医院挂号费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