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大兴安岭信息网 > 体育

夜炎传说 第27章 不过五

发布时间:2019-09-24 17:58:02

夜炎传说 第27章 不过五

天!

七夜一看之下,不禁膛目结舌,一颗心差点窒息

夜炎传说  第27章 不过五

,脸色赫然冒起一片苍白!

怎么可能?

他、一个莫测高深的炎师,为何会救自己?

不过五为何直言与自己有缘?

是了,七夜与不过五必定有缘,若非如此,他何故出手相救?

这一幕,他庆幸、他震撼……

他庆幸不过五亦会出手救他,亦震撼着至神炎师的实力如此强横,只因,在他看完字迹的那刻,诗句仿似有灵性般的渐渐脱落,如同从未有过诗言……

骤见这幕,七夜惨笑,他不渝竟与不过五有着缘分!与亲手覆灭魔域森林的仇人有着缘!

然而,他们的“缘”,直至多年后,七夜方才明悟,不过五的相救,不是“缘”而是,阴、阳九芒星的----

怨!

不错,七夜正朝着“怨”前行,亦是多年后那场石破天惊、天塌地陷的旷世血战!

不过,七夜并不知晓这些,也未深思他们的“怨”,而是霍然想起,那个将他们逼入绝境的----

死神!

眼下,七夜望着犹未醒来的柳笑,眸子闪过一道杀气,若非他有着太多的疑惑、不解,必会毫不犹豫的斩杀他!

倘若留他,柳笑的实力亦太过恐悸,他断断不能重蹈覆辙,“呼”的一道火焰闪出,渐渐的凝聚为锁链缭绕飞舞着,数息间便将他五花大绑起来。

柳笑、到底是谁?

为何,会有召唤魔兽的能力,为何会与母亲有着血海深仇?倘若,他真是魔域森林的金兽族长,那他便是自己的手下?

然而,九兽族长皆是至神级别的炎师,为何、他偏偏只有三等级别?

“唉……”想至此,七夜脑子愈来愈乱,喃喃道:“这家伙……是、谁?”

眼下,就在他空自诧异的时候,地上的炎腾蓦地发出一阵咳嗽,逐渐苏醒过来。

下一刻,他霍的坐起,一双深邃的眸子,猝然冒出一股精光,惊道:“我的剑!我的剑!”说至此,急切的环视着周遭,呼道:

“我的剑呢?七夜?”

嗯?炎腾乍醒来,居然未震惊伤口痊愈、死里逃生、而是心急如焚的寻迹着银月剑,如同热锅的蚂蚁……

也许,银月剑背负的不仅仅是仇恨、血腥、亦更背负着痛彻心扉的回忆……

但见炎腾刚自苏醒,便惊魂未定的样子,七夜失笑,缓缓拿起角落里的剑、说道:

“这把剑难道比你命还重要……”说着,七夜便将银月剑抛了过去。

炎腾接住银月剑,而后,低首轻轻抚摸着剑身,道:“当然、比命重要……它、承载着我的一切!”

骤听此言,七夜不由强颜一笑,道:

“兵刃可重铸、命仅有一生……我可不想失去你这个兄弟……”

“兄弟?”炎腾听至这里一愕,道:

“没错,这个……友情已沦为愚蠢的世间,我也不想失去你,同时亦更不能失去它!”

骤见炎腾语气中的“它”,仿似有着浓浓的恨意,眼下,七夜疑惑的问道:“炎腾,这柄剑到底与你有何牵绊?”

这一问,炎腾霍的一震,静默了一会儿,说道:“我曾立下毒誓,必会用这柄剑斩杀仇人,为我的族人报仇血恨……”

他黯然,果然炎腾背负着血海深仇,想至此,问道:

“为何偏偏用这柄剑报仇?”

“因为……”炎腾重重的吸了口气,续道:

“家族覆灭的祸端,便是它……”

啊!倘若一柄剑会殃及灭门,那必是不寻常的兵刃,七夜惊愕的问道:

“这柄剑、何物?”

何物?炎腾会告诉他实情吗?

倘若,七夜贪婪大起,在死谷内诛杀他,那则……

不!

炎腾坚信不疑,七夜断然不会夺取银月剑杀人灭口,亦因,

他们是----

“何物?七夜,我们数次的同生共死,早已是兄弟,今日我便告诉你,这柄剑则是银月剑!”

没错,他犹未晓炎腾的神兵便是银月剑,他很吃惊!吃惊得不由怔怔呼道:

“银月剑!!”

“天啊!难怪我一直觉得这柄剑很特殊,原来并非什么神兵!而是十大圣器的

“银月剑!”

是的,七夜恐怕比炎腾还要知晓它的来历!

倘若,阳之九芒星是九大碎片的宿主。

那么,阴之九芒星便是十大圣器的宿主,而银月剑,正是其一!

眼下,静的深谷,野风吹得漫地沙石籁籁震动。然而,石屑的震动,犹不及七夜的心更震!更动!

不过,他震惊的亦非银月剑,而是,炎腾的心!兄弟间毫无保留的心……

眼见炎腾如斯为“真相”忧伤,七夜强鼓一口气,轻轻问道:

“上次、我仅仅知道你两年前来到凌云峰,却不想你便是银月剑的宿主,炎腾,你到底是哪个家族?你的仇家、是谁?”

“七夜,若是追源银月剑、家族,也全因我先祖……‘腾天’而起……”

“腾?你先祖曾创建的家族?”七夜一阵讶然。

“嗯。”炎腾微微一应,一双如水般的眼睛,仿佛在回忆着以前先祖的故事,他续道:

“当年……先祖年纪轻轻,便战遍……天南地北,手下败将何止过万?当时炎炎大陆……若提及‘腾天’,可谓无人不晓”

“然而,先祖结下的仇怨,也同他的名声一样高,终亦,在仇家联手下,逼入绝境!”

“绝境?”七夜听至这里一愕,追问:

“什么……绝境?”

炎腾侃侃而答:“就是……”

“银月剑!”

他的目光似回到从前:

“先祖无奈下用出了银月剑!终亦死里逃生,同时,银月剑的秘密也暴露了!那时候,他后悔了、醒悟了、然而,一切都晚了,世人无不贪婪肆起,就在家族即将沦陷的时刻,先祖为保住银月剑及家族,终亦做了一个的决定,那便是----

自杀!”

“自杀?”七夜猝然一震,追问道:“即便你先祖自杀,亦如何保银月剑无恙?”

“是啊……那一日,先祖拿着银月剑杀戮数百人,最终,炎气枯竭时,在众目睽睽下跳入火海,终亦,焚烧的连渣子都不剩了,众人皆认为银月剑亦伴着他化为虚无,然而,殊不知,他的自杀是真、银月剑是假……”

“也是那晚,族人便携着银月剑远逃而去,终亦,在一个偏僻的镇子,隐姓埋名,‘腾’改为----

‘炎’”

骤闻至此,七夜终亦明悟,为何炎腾的先祖,唤为腾天!好一个狂人的陨落!然而纵是狂妄,七夜也为炎腾先祖的担当而感动,他追问:

“那,你的家族平安无事了?”

炎腾忧伤的摇头:

“不……家族仅仅传承了百年,但最后还是……覆灭,只因为----我!”

他?家族的覆灭,源于他?

眼下,炎腾说至此,眸子闪过晶莹的泪花,说道:

“我的家族远在千里的天魁镇……属于四大势力--尸魁门的势力范围,家族在这里隐姓埋名百年,虽不敌九大家族,却亦是一方豪强了!”

“然而,却因我的出世,彻底的改变了家族的命运,不过,父母却不知我是个丧门星,不仅不知道,更唤我为----腾!”

“我知道,那是父母赋予我的厚望,重振家族的厚望,谁料,我自小从未受过磨难,养尊处优的生活,俨然令我成了放荡的少爷,那时,我蛮横、无法无天……”

“不过,有一个人……”

炎腾说至“人”时,泪水终亦缓缓洒落,哽咽的续道:

“那人唤作炎风,也是我的亲哥哥,每逢惹祸的时候,都是哥哥站出来护着我,因他是家族的继承人,家族不会给我太重的惩罚,哪怕我将家族的‘至神炎技卷轴’烧毁,也只是轻轻的数落几句……“

“我次次的惹祸,哥哥次次的庇护,即便替我挨下家法,依然会忍着痛,笑着对我说‘没事儿,腾儿不要怕,有哥哥呢”

“而我、就这样慢慢的长大了,直至十四岁的时候,不但没有懂事、反而愈来愈无法无天、整日的到处惹事生非,带着一群狐朋狗友山吃海喝,俨然就是个纨绔子弟……”

“这时的哥哥已然继承了家族,成为新的族长,我的放荡、纨绔,终亦令哥哥明白他对我的溺爱是害我,那些时候,他日日苦口婆心的劝我浪子回头,远离那些狐朋狗友……”

“然而,这些话我早已听不进去了,我知道,无论我惹了多大的麻烦,哥哥都会护着我,替我挡下,我就白痴似的骄傲着,为了这样的家族、这样的哥哥、没心没肺的骄傲着……”

说至此刻,炎腾一拳打在峭壁,霎时鲜血迸出,续道:

“直至有一日,我的纨绔终亦为家族招来了灭顶之灾,我与窑子里的狐朋狗友打赌,家族有一柄神兵削铁如泥,为了证实,我将它偷了出来……”

“银月剑是家族的最高机密,仅有数人知道,即便我也不知晓那是银月剑,仅仅知道若要灌输炎气,它、便会爆发出骇人的炎技,贪图玩耍的我与那些狐朋狗友,便在窑子里的**面前赚足了面子”

“我的纨绔,家族最终暴怒,哥哥也知道了问题的严重性,派人四处打探,祈祷着我没有催化炎技,只要我不催化银月剑便不会被认出,然而,太晚了……”

杭州治疗龟头炎医院
三门峡治疗妇科费用
河南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
成都西部甲状腺医院在哪
济南名韩植发医院电话号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