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大兴安岭信息网 > 娱乐

中外药企进入多元合作“热恋季”

发布时间:2019-10-09 00:57:07

海正药业近日发布年报, 2016年公司实现营收97.33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0.94亿元,同比下降796.03%。这是海正药业自2000年上市以来,首次业绩亏损。同期,海正与辉瑞的合资公司海正辉瑞拟分手的传闻愈演愈烈。业内人士猜测,海正的亏损对此进程或产生影响。

针对近年来众多中外合资的药企变为独资,业内评价不一。“合资变独资在药企经营中是常态,无须过度解读,更不能以合资与否判定输赢。”中国外商投资企业协会药品研制和开发行业委员会(RDPAC)相关人士说。而业内普遍认为,跨国药企与本土药企的合作方式未来将更加多元化,合资只是其中的一种方式,几家合资公司变独资,并不会影响跨国药企与本土药企的“热恋”趋势。

分合潮起潮落

海正辉瑞是否“离婚”还未敲定,赛诺菲与民生的“分手”已尘埃落定。

2017年1月,赛诺菲和民生正式签署股权转让协议,赛诺菲将从杭州赛诺菲民生健康药业有限公司退出,终止和民生长达7年的合资。梳理近年合资药企的“离婚案”,赛诺菲和民生7年的“婚姻”已算长久。先声默沙东合资不到3年便转为独资,近日极受关注的海正辉瑞,成立也才5年不到。而此前,跨国药企早期构建的合资药企,也经历了一段“分手潮”,上海强生制药有限公司、北京诺华制药有限公司、上海西门子医疗器械有限公司等都有从合资转为独资的经历。

业内资深人士孙立(化名)告诉记者,跨国药企进入我国以来,内外资合作大约经历了两大波“分手潮”,其原因、内动力并不相同。第一次“分手潮”发生在上世纪末到本世纪初。跨国药企早先进入时,对我国医药市场的制度和环境并不了解,也缺乏推广的平台,这种情况下他们要开展业务,就需要本土药企的帮助。而当时部分省市明确要求跨国药企进入要采取和本土药企合资的方式,因此几乎所有的跨国药企都选择了合资。后来我国市场化程度逐渐提高,跨国药企也逐渐熟悉了我国的环境,开始通过股权购买的方式将合资转变为独资。第二次“分手潮”发生在近几年,多为自由组建的合资公司走向分手。业界认为,第二波“分手潮”更多是市场化因素所致,比如业务板块重组、拆分等,不必过分解读。而在北京时代方略顾问孙文辉看来,第二波“分手潮”很大一个原因是我国医药市场和政策环境发生急剧变化。“尤其是近一两年,医药市场环境巨变,行业洗牌加速,以前的‘先进’现在很多已经落伍了,不论内外资药企都面临改变,分分合合也属正常化”。

分手并非言败

“合资变独资并不代表合作失败,尤其在市场化较充分的环境下。”在孙文辉看来,不能以合资企业最终的归属来定成败。“跨国药企和本土药企合资,目的可能是调整产品线,或追求品牌效应,抑或改革营销模式。合资变成独资对双方是输是赢,还要看它的预期是否达成。”他说。

孙立也认同这一观点,他提醒,药企间的合资往往以产品为基础,进行产品整合或业务剥离,合资变独资可能是因为这一进程已经完成。“以赛诺菲和民生2010年的合资为例,赛诺菲在合资中占60%的股权,通过合资,它事实上完成了对21金维他的收购,丰富了自己的业务内容。”他说,即便如此,如果合资药企在短时间内变为独资,双方的合作一定没能充分达到预期结果。比如优势互补性不强,资源对接不充分,成功率就偏低。孙文辉直言,过去跨国药企往往把控着合资公司的产品和销售,使得合资公司在运营中演变为“外资化”而非“合资化”,这无疑会对双方的持续合作产生影响。

合资公司还面临来自文化差异的挑战。肖卫红担任海正辉瑞CEO后曾坦言,海正辉瑞员工分别来自海正、辉瑞和社会招聘,三拨人的理念、文化和行为模式完全不同,人员磨合是他工作中最大的挑战。文化差异也更多地体现在经营理念中。孙文辉曾在外企工作多年,他说:“我的前东家之一在经营上讲究头年不盈利,之后几年微利;但本土药企多想短时间内挣大钱,这种思想上的冲突必然会影响合作关系。”

业内普遍认为,合资最终破裂,本质是权衡利弊的结果。“合资公司事实上成为中外药企博弈的战场,各方都在为母公司的利益而战。合资破裂,问题不一定出在合资公司内部,也可能是合资方母公司的问题,或出于合规经营的考量。”光大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投资副总裁徐德仁指出。

多元合作正热

既往的诸多失败案例,似乎已让中外合资方式陷入泥潭,但事实却是,内外资企业正在进入全新“热恋季”。“合资的模式一定有其合理性,否则当初双方就不会走到一起,关键在于需要时间磨合。”徐德仁认为,合资破裂只是个别案例,失败的故事更有看头所以被大写特写,而成功案例却鲜受关注。“客观来看,合资公司也有做得好的,而新的合资公司也在不断组建。”他说,新近赛诺菲和华润三九成立合资公司,将双方的儿药和妇科药归拢到一起。类似的合作会越来越多。“近年药品招标、医保支付等政策变化对跨国药企影响很大,他们有意愿和本土药企合资,在渠道和本地生产方面降低成本。”

孙立则认为,经过多年发展,在华的跨国药企已经较为了解中国市场,也多组建了在华的研发中心、生产工厂和平台,合资的诉求已不如先前强烈,但合资只是合作方式中的一种,在中国同世界接轨加速、中国医药市场的重要性被不断发现的情况下,跨国药企与本土药企的合作将更为频繁,合作方式也更加多元化。“比如,跨国药企陆续把产品销售权签给康哲药业等本土企业,勃林格殷格翰等外资企业与国药开展药品营销推广合作等。在渠道下沉的过程中,跨国药企与本土药企的合作将越来越密切。”徐德仁说,在产品推广、渠道拓展、产品配送等方面,跨国药企与本土药企将有更多的“一拍即合”。

嘉峪关治疗性功能障碍方法
通化治疗白带异常医院
巴彦淖尔哪家医院治癫痫病
嘉峪关治疗性功能障碍费用
通化治疗不孕不育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