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大兴安岭信息网 > 育儿

造神 第三卷 第二百八十九章 第一次炼丹

发布时间:2019-10-12 20:31:15

造神 第三卷 第二百八十九章 第一次炼丹

“什么?”彭行谊的脸色微变,道:“你要炼制定神丹?”

段瑞信亦是讶然的望向了封况,眼中有着询问之色。

而封况的嘴唇微微的蠕动了一下之后,就立即是紧紧的闭了起来。

黄金破境丹之事非同小可,绝对不能轻易泄露出去。他老人家见多识广,自然明白这个道理。

既然不能在众目睽睽之下炼制黄金破境丹,那么以定神丹来考较嬴乘风的丹道技艺,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他缓缓的点了一下头,道:“彭师弟,既然乘风想要尝试一下,那就让他放手去做吧。”顿了顿,他的目光落到了托盘的药草之上,道:“愚兄知道规矩,这些草药就算是愚兄买下了。”

器道宗内虽然堪称是财大气粗,但是宗门内人口众多,任何资源都是不能被无缘无故浪费的

这些药草的价值不菲,所以封况才会有此说法。

彭行谊的眉头略皱,道:“师兄您说哪里话啊,您看小弟就是在乎这点药草的人么?”

封况哂笑道:“师弟误会了,只是本宗铁律不可破啊。”他侧头瞅了眼段瑞信,道:“执法堂之主就在这里,难道你想要害愚兄进执法堂不成。”

彭行谊哭笑不得的道:“师兄您……”

封况的脸色却是凝重了起来,他摆了摆手,道:“彭师弟就不必推辞了,嬴长老并非丹道灵师,却要开炉炼丹,失败率甚大。按照门规,丹房能够提供场地和丹炉就是极限,草药却是万万不能提供了。”

彭行谊连连摇头,道:“段师兄,您说一句话吧。”

段瑞信轻咳一声,道:“封师弟说的虽然有理,但乘风却是本宗太上长老,而并非普通弟子,所以通融一下还是可以的。”

彭行谊讶然的瞅了他一眼,心中暗道,段师兄向来都是以铁面无私著称,特别是在门规的执行之上,更是严厉狠辣,让他们这些同阶师兄弟都为之心悸。

可是,在面对嬴乘风之时,他竟然主动提出通融一二。

在这一刻,彭行谊的心中打定了主意,无论嬴乘风如何败家,他也绝对不会阻拦了。

封况轻叹一声,道:“两位的好意老夫心领,只是乘风虽然是本宗太上长老,但是此例不可由他而开,否则日后每一位太上长老心血来潮想要炼丹,彭师弟又该如何处理?”

器道宗虽然是家大业大,但是人数更加庞大。

宗门内的资源毕竟有限,若是每一位太上长老都来此浪费一番,彭行谊的丹房就算是家底再殷实百倍,也要被人吞得一点不剩。

然而,彭行谊却是哈哈一笑,道:“师兄放心,除了嬴长老之外,估计也没有哪位师兄弟会提出这样的要求了。”

段瑞信哑然失笑,亦是道:“彭师弟说的是,就这样定了吧。”

封况看了他们一眼,终于是缓缓点头,只是他口唇微动,一缕细微的如同虫喃般的声音在嬴乘风的耳中响起。

“乘风,你是本宗未来的宗主,行事不能落人口实。”

嬴乘风缓缓点头,他终于明白了封师祖的一片苦心,也知道他为何要将段瑞信带来此地的缘故了。

有了这位铁面无私的执法堂之主坐镇,以后也就不会有人因为此事而饶舌了。

“嬴长老,请动手吧。”彭行谊伸手虚引了一下,随后退后几步。

嬴乘风微微点头,对着那拉扯风箱的两个人道:“你们两人的动作缓上一缓,让丹炉的温度降下两成。”

那两人不由地一怔,他们能够在此辅助炼丹,经验自然是丰富之极。嬴乘风的要求对他们来说,那是简单的如同吃饭喝水一般。可是,他们协助彭行谊炼制定神丹也不是一次两次了,还是头一遭遇到这样不靠谱的请求。

数道目光顿时移向了彭行谊,似乎是在向他请示一般。

彭行谊的心中一凛,连忙呵斥道:“没听见嬴长老的话么,还不照做,莫非是想要让本座亲自动手。”

那四人连忙回头,再也不敢有所迟疑,一丝不苟的按照嬴乘风的叮嘱行事了。

片刻之后,那丹炉的温度再度升起,房间中又一次充满了灼热的气息,但是这时的情况就比最初好的太多了。

嬴乘风缓缓点头,他伸手,在几个托盘上摆动了一下,先是将一些特制的露水液体倒入丹炉之内,随后手腕一抖,手中的某种药材顿时变成了一片齑粉。

在真气的加持之下,这些粉末被他半点不落的送入了丹炉之内。

然而,在看到他的这个动作之后,器道宗的三位太上长老的脸上都流露出了一丝诧异之色。

彭行谊乃是宗门内最强大的丹道大师,一生炼丹无数,此时一见嬴乘风的动作,心中就凉了几分。暗道一炉好药,就要被这小子浪费了。

因为看嬴乘风的举止,丝毫也不象是一位经验丰富的丹道大师。

其实,他还是高估了嬴乘风,如果让他知道这是嬴乘风第一次站在丹炉之前炼制丹药的话,怕是会气得吐血三升也不止呢。

而封况和段瑞信虽然不懂丹道,可是他们却也看出,嬴乘风在炼制定神丹的方法上与彭行谊有着明显的区别。

莫非,定神丹还可以这样炼制不成?

轻轻的咳嗽了一声,封况细声道:“彭师弟,你看乘风此次炼丹能否成功。”

彭行谊心中暗道,他这个菜鸟级别的小家伙,如果使用这个宝炉炼制普通武士阶的丹药,或许还有可能撞大运成功。但是,他竟然妄想炼制定神丹……他把神圣的丹道当做什么东西了,若是他这样也能成功,这天下的丹师也就无需努力修炼了。

不过,他心中这样想着,口中却是打了个哈哈,道:“嬴长老刚刚开始炼丹,小弟可不敢妄加评论。”

封况眉头略皱,道:“愚兄观他炼丹的手法,似乎与师弟有些不同啊。”

“这个……”彭行谊心中嘀咕,但沉吟了一下还是道:“丹道之法如同制器之法一般,根据个人的性格和习惯不同,在炼制过程中也有着极大的区别,这很正常。”

封况略略点头,他老人家是炼制灵兵的大师,自然知道这句话的真伪。

可是,他的心情却依旧是有些沉重。因为就连他这个外行都已经看出,嬴乘风的动作并不是十分连贯,似乎是有些生涩的感觉。

这一切似乎都在表明,他还是一个粉嫩粉嫩的新手。

于是,封况和段瑞信的眼神几乎同时都变得有些担忧了。

封况的心中更是暗自后悔,若是早知如此,他就不应该带着嬴乘风来此出丑了。

他也是一位灵师,虽然是擅长于锻造灵兵的铸造师。但却也知道,对于新手而言,循序渐进才是他们最好的选择。

而定神丹绝对不是什么新手炼制的丹药,哪怕是白银境灵师的彭行谊在炼制此丹之时,亦是小心翼翼,不敢有丝毫的分心他顾。

至于嬴乘风……

此时已经没有任何人会看好这炉丹药了。

不过,嬴乘风对于周围众人的态度一概不知。

他全神贯注的看着眼前的丹炉,而智灵更是结合了脑海中的记忆,不断的模拟着各种变化。

其实,在吸收了丹炉器灵所赠于的记忆之后,智灵已经拥有了无以伦比的丰富经验。

这些经验远在彭行谊之上,可以说此刻的智灵已经是黄金境炼丹师中的顶尖儿大师级人物了。

以智灵的能力,别说是炼制区区一颗定神丹,哪怕是炼制黄金破境丹,也有着一定的把握。

但可惜的是,这一切都要建立在使用那超品丹炉炼制丹药的前提之上。

可如今,超品丹炉没有,只有这个勉强算是灵器的巨型丹炉。

普通丹炉和超品丹炉天差地远,想要炼制出好东西的概率更是难以相比。而且,使用这类丹炉,还要考虑到温度的变化等等各种意外因素,绝对是一件劳心劳力的事情。

所以,智灵拼命的汲取着嬴乘风的真气,进行最大程度的演算,将它从丹炉器灵那里学到的记忆结合现实,并且进行优化重组,所以才会让嬴乘风的动作与彭行谊有所不同。

“提升温度一成,快。”豁然,嬴乘风厉声喝道。

那负责拉风箱的汉子已经交换了一次,这一次拉风箱的两个人心中一凛,连忙加快了速度。

随着他们卖力的抽动,火焰迅速变得旺盛了起来,而与此同时,丹炉的温度迅快提升。

嬴乘风的精神力量完全释放,丹炉内的一切变化,哪怕是最微小的草药融化结合,都无法逃出它的感知。

此时,因为温度的骤升,所以丹炉内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他先前放入的露水和一些草药完美的相融,形成了一片乳白色的丹水。

他的嘴角露出了一丝淡淡的微笑,到了这一步,定神丹已经完成了一大半。

不过,此时的彭行谊,乃至于那些专门服侍的弟子却是一个个脸色微变。

在炼制丹药之时,最主要的就是保持炉火的稳定。可嬴乘风竟然要求忽热忽冷,让他们在为这一炉丹药惋惜的同时,也在心中暗骂这个败家子。

他们打从心底相信,嬴乘风的这一次尝试,绝对会以失败告终。(未完待续。)

来宾治疗前列腺炎方法
泰州治疗宫颈糜烂费用
四川整形美容
来宾治疗前列腺炎费用
泰州治疗宫颈糜烂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