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大兴安岭信息网 > 育儿

天才相士 第一百五十九章 不讲道理的女人

发布时间:2019-09-24 18:54:34

天才相士 第一百五十九章 不讲道理的女人

从窗户上照射进来的温暖眼光终于将林白呼唤醒来。

林白睁开眼睛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睁开眼看看自己现在到底是在哪儿。一睁开眼发现自己是躺在卧室里,顿时忍不住狂笑起来。

但笑声刚开始一瞬,便觉得自己的胳膊酸麻无比,一转头确实看到睁大了朦胧睡眼盯着自己的宁欢颜。

“你……”林白下意识的从床上坐起,一把扯住被子遮盖住自己的身体,转头看着宁欢颜惊慌失措道。

谁知道林白把被子一拉开却是看到宁欢颜白花花的身子暴露在了自己的面前,瞄了两眼咽了口唾沫之后,林白闭上眼睛道:“男女授受不亲,你赶紧把衣服穿上!”

“该看的你也看了,不该看的你也看了,现在装出这模样做什么,来,让姐姐我先香一个!”宁欢颜从床上坐起,也不害羞,伸了个懒腰之后,凑到林白的身边,啾的一声在林白脸上香了一口。

林白摸着脸,面颊通红,他为夏xiǎo青坚守的阵地,居然这样就被面前的这个女人给偷走了,这让他如何不心生怒意。

“放心吧,我不用你为我负责的,咱们就是互惠互利的关系罢了。不过你是不是该佩服我铁口直断的本事,我可是早就説了你经不起诱惑的。”宁欢颜冲林白娇媚一笑之后,钻进了林白的被窝里,然后道:“睁开眼吧,姐姐吃不了你!”

林白闻言一睁眼,顿时就愣住了。一条深邃无比的暴露在他的眼前,白花花雪粉般的嫩肉堆满了他的整个视线,而且就连那一diǎn儿嫣红都几乎快要紧贴着他的面门了。

“xiǎo弟弟,你在干什么呢?这么盯着人家看,人家可是会不好意思的啊!”宁欢颜凑到林白耳边,轻声呢喃道。

林白觉得心中大窘,又羞又怒的抬头看着宁欢颜厉声道:“你要对我负责,我这雪白大好的身体就这么被你个玷污了,你总得给我diǎn儿赔偿吧!”

“对你负责?啧啧,我説弟弟你脑袋是不是出了什么毛病了,説姐姐我占你的便宜,你觉得有人会信么?!而且刚才你趴在我身上的时候怎么不説问我要赔偿啊?!”宁欢颜撇了撇嘴,将脑袋靠在林白肩膀上,故意用娇憨无比的口气道。

听到这话,林白一阵语结。宁欢颜所説的这倒也是实话,女人强爱男人,而且还是一位这么漂亮的大美女,这事情説出去有人信自己的话恐怕真是见了鬼了。

“等我看看xiǎo弟弟醒了没有。”

宁欢颜嘴角闪过一抹狡黠笑容,然后手伸进了被子里握住了林白的命根子,捏住把玩不説,嘴角的笑容更是叫人难以直视,这女人实在是太邪恶了一diǎn儿。

“你……”林白转头看着宁欢颜欢颜一阵语结。

宁欢颜嘿嘿一笑,伸手捏了捏林白的脸蛋,轻笑道:“来,乖乖的给姐姐笑一个,别一幅怨妇的模样。”

宁缺再不説话,收敛心神强行控制自己的心绪,抵抗宁欢颜带给自己的诱惑。

“算了,没意思,姐姐我就不逗你玩了。天色也不早了,姐姐我走了,这事儿你要是想记,就当个美好的回忆记住,但是如果你敢説出去,xiǎo心……”宁欢颜刚开始言笑晏晏,但话锋一转,神色如冰,伸手在自己的脖颈之间一比,做了个杀人灭口状,对林白威胁道。

话説完,宁欢颜设重又伸了个懒腰,然后从床上站起,走到卧室的窗台处,静静的沐浴着阳光,身上雪白色的肌肤在眼光下就如同是蜂蜜一般,散发着诱人的光泽,**的脊背看上去更是如同一张上好的锦缎一般。

深吸了一口阳台花草传来的芳香气息之后,宁欢颜将地上散落的衣服一件一件的穿回了身上。

“谢谢你!”宁欢颜伸手将颈下最后一粒扣子扣好之后,起身朝着门外走去,当走到门口的时候,转头看着林白抿嘴一笑道,倾国倾城。

看着宁欢颜远去的背影,林白将头埋在被子里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嘴角一抹苦笑。

从脑海中残存的片段记忆,他几乎将之前发生的事情悉数拼凑了出来。似乎两个人厮磨了良久,反正残存的那些记忆都是些不堪入目的画面。

林白叹了口气之后,决定不再去想这些事情,一伸懒腰,顿时龇牙咧嘴叫个不停。这一瞬间,林白觉得自己快要虚脱了一般,腰像是快要断了一样,而且就连下身都有一些疼痛感。

刚才究竟是荒唐到了什么地步,居然能让自己这铁打的身子骨变成这模样!此时此刻林白心里边彻底明白了为什么那些当xiǎo白脸的男人总是一幅娘们兮兮的模样,被人这样摧残着,就算是想爷们,腰也不答应啊!

做人累,做男人更累,做一个被女人逆推的男人最累!

好容易挣扎着从床上起来,套好了衣服之后走到客厅,扫了一眼沙发上之后,林白顿时长吸了一口冷气。

战况惨烈至斯,好好的沙发居然被折磨的起了这么多的褶皱。

“这玩意儿怎么处理好?!”林白一脸苦恼的看着手中拎着的薄薄黑色xiǎo布片,头痛不已,扔了吧,总觉得问心有愧;不扔吧,万一被贺嘉尔或者是宁欢颜发现都不是什么好事儿。

正在头疼之际,林白余光不自禁的又扫了一眼,这么大,大概有32d?!但看了几眼之后,林白觉得有些不大对劲。

犹豫再三之后,林白还是伸手在那块滑腻上摸了摸,手拿开之后一片鲜红。

“落红?!不是吧?!”林白看着手中的,彻底呆愣住了,打死他他都想不到宁欢颜那个状若疯虎,而且色色的女人居然会是个雏儿,可是除却了那个地方之外,还有哪儿能流出来血,而且如果是大姨妈的遗留也不可能是这模样。

难道这xiǎo丫头片子还真是个雏儿?!不过依她的个性,要是有男人看上她也是见了鬼的事情,説不准还真是这样。犹豫一番之后,打算改天再见到宁欢颜好好问问,如果真是第一次,不管是什么原因自己都得对人家负责才是。

不过这xiǎo妮子就算是再饥渴,也不可能拿自己第一次出来瞎玩吧,而且还是和自己这个见过寥寥数面的陌生人,还有她临走的时候説的那声谢谢是怎么回事儿?!

林白思忖良久,却是一diǎn儿头绪没有,沉吟片刻之后,突然觉得自己的身体有些不大对劲儿,急忙按照李天元传授给自己的运气法门运气一试,却是骇然发现体内多了一股气流状的东西,不像是阳气也不像是阴气,古怪异常。

“那xiǎo丫头片子是纯阴之体,难不成是阴气反噬,找我来缓解体内的反噬之力?!”林白思忖片刻之后,愈发的肯定了自己的想法,从当时宁欢颜先咳血然后对自己发动攻势的状况看,应该是这样没错。

林白叹了口气,喃喃道:“师父啊师父,你这可是害了徒弟我了,你给那xiǎo丫头片子什么法子不好,给了个采阳补阴的办法,最后害的还是你徒弟我,真是不安好心!”

皱眉思忖了一会儿之后,林白急忙跑到阳台上,朝下观望过去。恰好正在此时,看到宁欢颜的身影转过街角,消失在了人群之中,林白顿时觉得怅然若失。

林白要喊宁欢颜倒不是像先前那般,而是他刚刚推断了一下宁欢颜的这个法子,发现虽然説通过阴阳交合来疏导出宁欢颜体内的一些纯阴之气对身体的确有好处,但却是个治标不治本的法子,也就是説像通过这法子来祛根根本不可能。

如果不是事情危机,恐怕宁欢颜也不会对自己做出那种举动,也不会把第一次给自己。不知道怎地,林白心中有了一份愧疚的感觉,似乎是觉得亏钱了宁欢颜什么一般,怔怔的站在阳台上盯着宁欢颜身影消失的地方,沉默不语。

街角拐弯的地方,宁欢颜靠着墙壁呆呆站立,脸上神情懵懂无比,完全没有了往日大大咧咧的模样,倒像是一个伤春悲秋的少女一般。

为什么走出来还是不能忘了他的模样,为什么他好像是在心里边扎了根一样,为什么心里边有种不舍的感觉,又为什么他会走到阳台上再看了自己一眼。

不是説露水姻缘,见光就散么?!为什么会这样?

天才相士  第一百五十九章 不讲道理的女人

难道真的是爱了?!

————

爱我的请投月票!

亳州好的癫痫病医院
锦州癫痫病
通辽白癜风
去北京熙仁医院的路线
北京首大眼耳鼻喉医院的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